夏朝到底真实存在吗? 李伯谦:夏朝是真实存在的,但研究材料远远不够-大河网

本报记者专访李伯谦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弋文图

  9月28日上午,河南省夏文化研究中心揭牌仪式暨夏文化研究课题工作推进会在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举行。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作为嘉宾参加了揭牌仪式。

  在揭牌仪式上,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伯谦,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被聘请为夏文化研究中心学术顾问。

  为什么要成立夏文化研究中心?

  据李伯谦介绍,自疑古思潮产生后,不仅夏代被称为传说时代,就连商代也难于幸免,若非甲骨文的出土证明了商代的存在,时至今日商代也会被认为是传说时代。然而从1959年中国考古学界开始寻找夏王朝都城开始,一直到如今的夏商周断代工程,通过大量的遗址和遗物,已经得出了“夏朝是真实存在的”这个结论。

  “夏朝以河南为中心,实际上,陕西、山西、山东、河北,甚至包括湖北部分地区,都存有夏文化痕迹。若想把5000多年中华文明历程梳理清楚,夏朝是最关键的起点。”李伯谦坦言,在研究中心成立后,接下来的工作还有很多,例如如何组建,谁来参加,机构架设,怎么来做等诸多问题都亟待解决。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夏文化研究团体,我们要拿出实锤让世人看到,夏代就在我们面前。”他说。

  按照先秦文献记载,夏朝废禅让家天下,从而开启了中国历史上中央王朝的模式。因此,赵辉认为,夏朝对于中国历史而言,是一个非常关键的节点,急需深入研究,然而,只有文献是不够的,还要依靠考古学界来研究。“从1959年到今天,虽然积累了大量的物证,但是还不够。”

  李伯谦认为,夏文化研究中心最重要的是创新,不能走老路,人才的招聘和激发他们的活力很重要。“不能光是增加了人手,还是以前的工作模式,上个班就完事了,肯定是不行的,得用新的机制来促进项目运转。”

  夏文化研究还有哪些问题没解决?

  近年来,考古学界通过对王城岗遗址、新寨遗址和二里头遗址的发掘,证明了夏朝是真实存在的。那么,对夏文化的研究就到此结束了吗?还有哪些问题是没有解决的?为此,大河报记者对李伯谦进行了专访。

  李伯谦告诉记者,成立夏文化研究中心,目的是要总结几十年以来对夏文化研究的成果,并在此基础之上部署今后的工作。李伯谦说,按照他个人的预想,首先是要梳理好古代文献对夏朝的记载,并与考古发现成果相对接,涉及到夏文化的整个发展历程,包括夏文化是如何兴起的、中间发生了哪些重大事件以及最终是怎样被商朝代替等内容。考古与文献密切结合的工作方式也将运用在今后的考古工作中;其次,在《竹书纪年》记载的夏朝长达471年的历史中,其中有过多次迁都,对于夏朝都城的探索,也是今后的一个重点;此外,夏朝并不是孤立的王朝,其与周围许多同时代的文化都有着密切的关系,要通过考古工作搞明白他们具体交往的关系;最后,夏文化不是凭空出现的,早于它的文明是如何一步步演变发展成为夏文化?所以要弄清楚夏文化的来源问题。

  目前,二里头遗址的发掘工作还在进行中,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据李伯谦介绍,尽管已经证明了二里头是夏都,但迄今为止对都城的格局还并未完全搞清。宫殿的数量、建造时间、宫殿区的位置、手工业作坊以及王族大墓的位置等都是未知的。“这就是考古工作,新的发现不断涌现,新的问题也在不断产生。”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刘海旺表示,文明探源和国家形成是河南考古两大中心任务,实际上就是对夏文化的研究。具体就是依托对夏文化大遗址的考古发掘,对衍生出的重大课题进行研究,并开展对夏文化的传播和国际交流。

编辑:张馨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