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财经网
首页 > 生活 >
字号: 分享按钮

江西铜业涉嫌乱排废水 “污染之痛”涉及约42万人

时间:2013-02-26 11:07  品牌财富网-信息中心

特派记者 程绩 发自江西德兴 制图 任萍

 

 

    “这个年过得太辛苦。 ”江西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村民戴志强夫妇,春节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去年10月,不满60岁的夫妻俩在3个月内先后被检查出恶性肿瘤。 “我们戴村是全国有名的癌症村”,村民戴秉良拿出一本斑驳老旧的手写本,上面记录着从1993年至今患癌症的村民名字,多达67人,2012年,这份“死亡名单”又增加了4人。

 

    戴村的村民都说,这一切都和水有关。

 

    戴村过年有个特殊的习俗,桶装的品牌饮用水成为家家户户必备的年货,过年前几天,务工回家的年轻人都会骑着摩托车把一大桶一大桶纯水扛回来。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家门口的乐安河有毒!

 

    戴村在乐安河的下游,上游的德兴铜矿多年来一直将工业废水排入乐安河,记者连续多天走访德兴铜矿附近的村庄,发现不仅是戴村,包括祝家村和花桥昭林村在内的沿岸9个乡镇约42万老百姓的生活和健康,都因为德兴铜矿的违规排污遭受巨大威胁。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德兴铜矿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铜矿,也是上市公司江西铜业目前盈利的主要来源。

 

 

河岸边

 

石头染成红褐色

 

 

    德兴铜矿是亚洲最大的露天铜矿,年产量中国第一、世界第二,仅次于智利的埃斯康迪达铜矿。一直以来,德兴因矿而兴、因矿而鸣、因矿而富,矿山的开采给德兴环境带来不可逆的破坏和污染,同时对下游的鄱阳湖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

 

    江西铜业董秘潘其方告诉记者,德兴铜矿的矿石日处理能力目前为20万吨,其中包括15.6万吨精铜,而整个江西铜业的产能是20.8万吨,德兴铜矿占比75%。江西铜业今年黄金总产量是6万吨,德兴铜矿占了5.8万吨。德兴铜矿对于江西铜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记者来到该铜矿后发现,这里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有10万左右人口的小城镇,学校、体育场、医院、银行等一应俱全,包括2到3万名江西铜业的正式职工,其他的则是职工家属和大量的劳务工。

 

    按照德兴当地的传统,过完正月十五才算是过好年,但德兴铜矿的职工却告诉记者,为了保证江西铜业的生产和业绩,他们大部分人不仅年初六就开始上班,就连年初一铜矿也没有停止生产。

 

    走进德兴铜矿矿区,贯穿其中有一条大坞河,当地老百姓早就称之为“大污河”,大坞河在矿区北部汇入乐安河,乐安河最终汇入鄱阳湖。大坞河全长14公里,汇水面积34平方公里。

 

    德兴铜矿区排石场和电解铜厂每年都排放大量的酸性废水,大部分的酸性废水在没有经过处理的情况下就排入大坞河。大坞河汇集了矿床渗出水,废石场产生的酸性废水以及泗州选矿厂为主排出的碱性废水,造成了对大坞河下游、乐安河以及所涉及到鄱阳湖水不同程度的污染和生态破坏,影响了沿河两岸人民群众的健康。

 

    记者发现,在大坞河的一些河段,河水看上去显得有些发黄。

 

    据当地的村民说,在这条河的上游,就是德兴铜矿的采石场,而下游,这条河就汇入了乐安河,记者看见,大坞河河床的床底,就是一种黄黄的颜色,而河岸边的石头都呈现微微的红褐色。村民说,“在没被污染之前,我们的河好得不得了呀,直接从河里挑水来喝,鱼也特别多,去河里洗澡,用毛巾就能兜住鱼,带回去就多了一碗菜,那时我们这还有一个50多人的渔业队,养活好多人,现在鱼死光了,原来打鱼的人吃饭都成问题啦,作孽哦。 ”老人边说边摇头,因为德兴铜矿不断的废水排放,大坞河河水逐渐变成“毒水”,不仅人不敢喝,牲畜喝了也生怪病,很多得癌症的村民就是因为吃了大坞河里捞起来的鱼。

 

 

土壤中

 

铜含量指标超标

 

 

    大坞河的水到底有没有毒?虽然村民众口一词,但缺乏科学的数据支撑。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室的地质专家初娜,她曾经多次到德兴铜矿做过废水污染的调查。

 

    记者采访后发现,专家的调查结果与村民的实际感受一致,在距离德兴铜矿采矿场最近的祝家村,绕村而流的小河里,都是工业废水的沉积物,呈大片的灰白色,原本水草丰满的河水,现在散发着一股煤油味,两岸的枣树和棕树无一例外的全部枯死。村里的4口井都合上了水泥盖,村里的老人说,都已经荒废十多年了。

 

    大坞河含有的酸性废水与重金属严重污染了下游有关地区。据最新的研究资料显示,大坞河河水铜离子含量达到每升12到30毫克,泥地中高达每升500到900毫克,有关土壤中铜含量平均为每升186.5毫克,是土壤中铜正常值的10倍左右,导致铜矿下游污染严重,使得几个村庄的大片良田变成荒地。

 

    在戴村采访时,村支书戴金泉也向记者出示了他掌握的污染报告,2010年1月村民自发集资1万多元将农田的土壤送到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进行检测。这份2010年3月2日由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出具的检测报告显示,村民从泥澄洲、大洲、南村洲、港口洲、下坞洲和杨树洲取样的土壤样本中,铜、铅等重金属含量超过了《中华人民共国国国家标准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有的甚至严重超标。

 

 

大坞河

 

PH值达标的背后

 

 

    大量的民间调查显示大坞河污染严重,那么官方对水质的监控结果又是如何的?记者采访德兴市环保局环境监测站,站长王水金表示他们监测到的数据显示德兴铜矿的排放都是符合国家标准的,但记者询问详细数据时,工作人员却以没有上级领导批准为由拒绝。随后,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在德兴铜矿采料场边,发现了一处排水口,排水口边有一个检测设备,显示着这里河水的PH值。

 

    检测设备旁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个在线监测装置显示的ph值8.18,而国家规定的一级排放标准的ph值是6到9之间,说明从这里排放的废水达到了国家环保排放的一级标准。然而,记者就此提出了质疑。既然排放废水的ph值在标准值之内,废水中是否含有重金属呢?而大坞河岸边的石头为什么会出现红褐色呢?对方的回答却含糊其辞起来,“应该不会含有这些东西。 ”

 

    最后,德兴市环保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程师告诉记者,多年来,大坞河的重金属含量明显超标。虽然,近年来德兴铜矿投入了环保资金进行废水的治理,但多年来的开采和生产,对大坞河造成的污染已经成为事实。在德兴铜矿的2号尾矿库,记者看到一些工人正在修建水渠。这些工人都是附近一个叫铜埠村的村民。因为铜矿排放的尾沙,他们的生产和生活就此改变。

 

 

半夜里

 

晚上排污气味重

 

 

    祝家村村民祝礼生今年71岁,他告诉记者,祝家村现在彻底成了一个老人村,“家里条件好的就在其他地方买房子,条件不好的就让家里的孩子出去打工,有的女孩恋家不肯走,最后被爹妈用棍子打出家门。”为什么要这样?“就是因为不想下一代跟着受这铜矿污染的罪。 ”

 

    祝礼生告诉记者,铜矿排污的时间点一般都选择在半夜,“你晚上十一二点过来看了就会吓一跳,大量的废水从铜矿的排水口流到我们村里,会有一股浓浓的煤油味,我们这里的人因此晚上都不敢开窗。如果碰到下雨天,第二天早晨就能看到上涨的河水都是褐色的。

 

    记者采访后了解到,德兴铜矿附近还有其他数十家化工厂,相比之下,他们的污染情况严重,在一家叫中科精细化工有限公司的厂门口,记者发现了一条黑水沟,一些黑色的液体正在通过沟渠流向下面的大坞河,河滩上的草有的已经被黑水掩埋,一条长长的黑色水带伸向远方。村民解释说,这只是化工厂一个排污口,而工厂的围墙外靠近大坞河的河底,还有一个看不见的排放污水的出口,“它用水过滤过,再又排污出来的,它真正的排污水是直接到河流下的,就是说,要是下雨跟有雾的时候,有时候或者管道破裂,整个村庄周围这个味道很严重的。而在围墙外,它底下一个排水道,大概管子有200毫米大的,一直排到河里。 ”

 

    村民说,只要工厂生产,一种难闻的气味就会充满整个村子,“你讲臭,我也说不准什么气味,反正那个味道很严重的,有时,窗户拉拢都没用。就是晚上,到下半夜,它这个味道放出来。”

 

 

董秘说

 

排放都是达标的

 

 

    记者就江西铜业是否对此次事件负责采访其董秘潘其方,其始终强调江铜的排放一直都是达标的。

 

    潘其方给出了一组事例证明江铜近年来在环保方面的努力,2004年,德兴铜矿利用电石渣替代石灰处理酸性废水的试验取得成功,从而降低了废水的处理成本,克服了废水处理与选矿生产争石灰的矛盾,确保了酸性水处理的连续稳定运行;从2007年开始,德兴铜矿利用尾矿库处理酸性水。采矿过程中产生的酸性废水传送到尾矿库,与选矿过程中产生的碱性尾矿混合,并在尾矿库沉淀。这样不但处理了酸性水,还可以把上清液回用于选矿生产。据了解,2011年,德兴铜矿选矿回水复用率达82%以上;此外,德兴铜矿还与加拿大PRA公司合作,采用高浓度浆料处理技术(HDS)对废水处理设施进行升级改造,使酸性水处理能力从8600吨/日提高到1.5万吨/日,并解决了长期困扰矿山废水处理的硫酸钙结垢问题;德兴铜矿先后完成了杨桃坞酸性水库、祝家酸性水库及水龙山废石场清污分流、露天采矿场南山110截水沟工程等,这些工程的建成使用,确保每年可以从源头上减少酸性水332万吨。

 

    自相矛盾的是,尽管江西铜业始终坚称没有违规排放,但从2001年起,德兴铜矿却一直都对乐平市和乐安河下游地区的村镇给予经济赔偿,据悉,这个赔偿总数约为每年18万,是当时由南京环科所做的终结调查,最后形成会议纪要,制定出了一个赔偿标准。但是记者采访的所有受排放污染影响的村民,却无一例外地表示,自己12年来从来都没有收到过江西铜业1分钱的赔偿款。

 

    据公开资料显示,江西铜业自称近几年德兴铜矿的环保投入已超过2亿元,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向记者表示,这一投入不算非常大,因为环保投入包括设备等的一次性投入以及后期运行费用的投入,每年的运行费用在环保投入中占比很大。但江西铜业环保设施在国内铜矿领域依然算较为领先的,这一投入已经大大高出同行业的铜陵和云铜。

 

 

被警告

 

江铜曾多次涉污

 

 

    德兴铜矿于1958年8月18日建成,建成之初,并未被认为是一个大型铜矿,直到70年代经过进一步勘探,才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铜矿。根据最新的数据,德兴铜矿探明可开采的矿石总储量为16亿吨,含铜800万吨。德兴铜矿的进一步开发将是支撑江西铜业发展的最重要基石。虽然德兴铜矿的位置在乐安河上游,长期生产排放肯定会对下游百姓的生活产生影响,但地方政府为了经济和就业,选择眼睁眼闭。

 

    记者采访后了解到,德兴铜矿因为用工需求巨大,每年都会向周边的村镇分配用工名额,因为在铜矿上班每年能有4-5万的年收入,加上江西铜业为职工缴5金,所以家里有人能在铜矿上班在德兴当地,是一件很长脸的事情,甚至有很多在外念本科的德兴大学生,都把回铜矿上班作为第一选择。正因为此,各级村镇领导为了向江西铜业多争取几个就业指标,往往也成为污染的纵容者。

 

    多年来,迫于受污染民众的压力和舆论的不断曝光,江西省各级政府也对江西铜业做出多次处罚,2011年4月5日,由九江市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和九江市环境保护局联合发布的环保专项检查情况汇总表就显示,江西铜业位于九江的武山铜矿就因为污水超标排放被要求整改。 2011年底,德兴铜矿再一次因为废水排放被曝光差一点被停业,后来在江西铜业的努力下才得以保全。根据行业分析师的报告,德兴铜矿如果一旦停产,将会影响江西铜业超过80%的利润,无异于灭顶之灾。

 

 

记者走访“癌症村”

 

20年只有一人通过兵役体检

 

 

    记者来到戴村是正月初十,村里几乎看不见年轻人了,“有些孩子回来两三天就走了,没人愿意在家住,家里人也不阻拦,因为担心住久了会得病。 ”

 

    戴村是全国十大癌症村之一,据多位专家调查表明该村癌症多发与当地水污染关系密切,水污染主要是亚洲第一大矿——德兴铜矿废水排放所造成的。

 

    虽然工业废水在排入河流之前进行了一系列的处理,但无法达到相关标准,大量含有重金属元素的工业废水不定期排入流经戴村的乐安河。如今乐安河鱼虾罕见,看似平静的河流淌着无法正常使用的河水,河底沉淀着铜黄色的污垢。

 

 

共有6种常见病

 

 

    记者走进村口的第一户人家,当听到记者说到水污染与村民健康状况的关系时,这户人家的女儿—就读于南昌大学医学院的戴慧敏告诉记者,她的爷爷戴何初前几年死于骨血癌,她的爷爷常年在河里淘金,每天大部分时间浸泡在河水中,河水中的有害物质渗入皮肤,长期如此,恶化为骨血癌。

 

    一位中年妇女弯下身把长裤挽到膝盖上,露出布满血块且浮肿的小腿。她指着双腿对记者说:“看这是在河里泡出来的皮肤病,我们这得这个病的人多着呢!我现在52岁,以前年轻的时候哪有这个病?可现在都7年了,一直治,可就是不见好。以前天天在河里泡着,洗菜,洗衣服,没想到会泡出这个怪病,痒呀,没日没夜的痒! ”

 

    戴村村民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 “怪毛病”,记者看到很多老人双腿脓肿,一个家境贫困的小孩因为夏天去河里洗澡,现在身上依然还有一个个小红点,村里的医生说是不知名的皮肤病,但因为家里太穷没钱到南昌大医院去治疗。

 

    当地一位乡村医生告诉记者,除了癌症高发外,皮肤病、肝病、偏瘫、胆结石、尿道结石在戴村也极为常见,每年都有约7、8人被这些疾病夺去生命。在走访中,记者看到很多正在被病痛折磨的村民,走进很多村民的房子,空空如也,根本看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

 

    村民戴金斌告诉记者,四五千人口的戴村,截至2010年,全村近20年没有一个人通过征兵体检。还有村民反映,在不远的德兴市香屯镇五星村,查出数十名儿童血铅超标。

 

 

5年里33人患肝癌

 

 

    戴秉良提供给记者的这份癌患名单上写着:“戴有发,53岁,2009年死于癌症;戴水发,56岁,2007年死于癌症;戴和平,35岁,2001年死于癌症……”戴村病故村民中八成是癌症患者。

 

    戴村有4000多人口,村支书戴金泉告诉记者,癌症5年大致33个人,一般的是肝癌肺癌。

 

    戴村村民认为,之所以他们村成为癌症村,是因为地处乐安河下游,污染比上游更严重,“除了德兴铜矿,还有造纸厂,还有308、301那些企业,化工企业都在我们的上游。因为我们村庄是3面环水,一面环山,两条河集聚到我们这一条河乐安河里面来。 ”

 

    戴秋发是戴村村民,他家仅有的3亩耕地因为全部在这片河滩上,十几年前耕地开始受到河水的影响,收成是一年不如一年。 “长出来矮一点,有的污染严重的地方,连草都长不出来的。 ”

 

    如今,戴秋发家的这3亩多耕地,已经长不出任何东西,完全变成了荒草地。戴秋发的地,三面环水。过去,乐安河河边的这片耕地还十分肥沃,而现在,已经看不出原先耕地的模样了,除了荒草,只有裸露的沙子和鹅卵石。

 

    尽管村民并不知道,癌症高发与河水的污染是否有直接的关系,但长期以来,村民吃水全部是靠近河边水井里的水,井水是不能再吃了,必须寻找替代水源,为此,乐平市政府不得不投入巨资对戴村的饮用水进行改造。戴金泉说:“去年政府给我们搞了个引水工程,打了口深水井,现在水塔已经建成了,80%的人家已经贯通了。 ”但有些癌症患者,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干净的水,就过早结束了生命。

 

 

相关新闻

 

江西铜业被曝管理混乱

 

贸易对象被疑“虚幻”

 

 

    根据江西铜业发布的2012年度三季度业绩报告,前三个季度实现营业收入总计1051.04亿,同比增长16.8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92亿,同比下降30.65%,对应的每股收益为1.1元,其中三季度每股收益0.35元。

 

    江西铜业业绩的同比下滑,跟与铜价有直接的关系,铜价同比下跌和国内外负价差增大最终拖累了业绩,根据长江有色金属网数据显示,2月20日,1#铜每吨价格为58080~58180元,铜价依然在低位徘徊。

 

    除了铜价低迷的困扰,江西铜业企业自身管理方面的问题也逐渐被曝光,2012年12月7日,江西铜业发布公告称,接到江西证监局责令整改通知,涉及公司财务核算、募集资金使用、公司治理和内部控制等三大方面问题。

 

    江西铜业子公司江铜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江铜国贸)与上海豪盛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豪盛)签订2011年度电解铜长单销售合同,约定买方在支付10%保证金后,于每个作价月份的作价期内进行点价。

 

    但实际上,2011年1-10月,江铜国贸在未收取保证金的情况下,每月接受上海豪盛的点价。奇怪的是,在上海工商局网站却并未能够检索出上海豪盛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徐汇工商局内部工作人员检索上海豪盛贸易有限公司的结果却为上海川图贸易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川图贸易公司注册资本仅为30万,注册地为浦东新区川沙镇,且经营范围为办公家具、家用电器等的销售。

 

    在子公司贸易对象被疑“子虚乌有”之外,江西铜业托管经营集团子公司,更是难避利益输送之嫌。

 

    江铜集团七宝山铅锌矿等多家子公司均由江西铜业托管经营,但吊诡的是,江西铜业与集团间却并未就此事项履行相应审批程序。

 

    工商资料显示,九江铅锌金属有限公司、江铜集团铜板带公司、深圳江铜南方公司是属于江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七宝山铅锌矿是属于金德铅业下属的矿产资源。江铜四川稀土公司、金德铅业则是属于江铜集团的控股子公司。

 

    与此同时,江西铜业在与江铜集团铜板带公司签订的2011年阴极铜买卖合同约定:付款结算方式为预付货款,即“买方须按对应批次发货数量金额预付货款到卖方账户后,卖方开单组织发货”。但在2011年末,铜板带公司反而还欠江西铜业货款1亿元。一位私募人士对此表示:“自己托管经营的同时,又有1亿元货款拖欠,难免有利益输送之嫌,这还只是查出来的,托管那么多集团的子公司又没个正当理由和说法,很难让人信服其中没猫腻。 ”

来源:新华网  编辑:刘晓风
频道推荐
要闻
石林首家五星级酒店开张
经报讯(记者 杨成龙)作为石林县招商引资的重要项目之一,日前,石林县第一家五星级酒
财经
中国南车再融资20亿 铁路行业复苏潮涌
9月5日,继中铁总发行200亿铁路债后,中国南车宣布发行20亿第五期超短期融资券,铁路
热门点击
江西铜业涉嫌乱排废水 “污染之痛”涉及约42万人
特派记者程绩发自江西德兴制图任萍 这个年过得太辛苦。江西乐平市名口镇戴村村民戴志
Copyright @ 2011-2013 www.cneinn.com 品牌财富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号 编辑部E-mail:cneinn@163.com 备案许可证号:苏ICP备12057007号
百度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