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财经网
首页 > 文娱 >
字号: 分享按钮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时间:2019-10-08 14:06  品牌财富网-信息中心
你们不是文娱基金吗?怎么也对生鲜感兴趣?”当陈弦第一次见到刘传军时,这位美菜网创始人直率地表示了自己的疑问。

“其实那时我们已经投出了饿了么、猿题库(也就是后来的猿辅导)和运满满(也就是后来的满帮),但市场依然以为我们只投文娱”,回忆着一年前的那幕“尴尬场面”,已经是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的陈弦显然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我们看非文娱项目,就必须展示出更强的专业性,才能得到创始人的认可;经过一番沟通之后,刘总对我说:你们真的蛮懂这行,让我们谈谈未来的合作细节吧”——后来,CMC资本成了美菜网那一轮的领投方。

事实上,从两年前开始,CMC资本就已将自己的投资方向从“纯文娱”延伸到了“文娱+科技+消费”。

2018年,资本寒冬来袭,各领域遇冷。监管、审批政策不断收紧,文娱类项目退出降到冰点,并购和IPO持续下滑。

凛冬之下,大批文娱基金遭遇募资困境,传统影视及游戏项目的退出举步维艰,但CMC资本反而在这一年里收获了哔哩哔哩(B站)、爱奇艺、趣头条、英语流利说四个IPO;值得注意的是,这四个项目全部不属于传统文娱范畴,而是混合了科技、娱乐、消费等诸多元素的“多重复合体”。

种种迹象表明,昔日的老牌文娱帝国,又将自己的疆域向更广阔的行业纵深扩展了一大步。

“今天CMC的团队,跟我当年做第一期人民币基金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2019年的夏末里,坐在上海静安区35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黎瑞刚这样对融中财经表示,“我们的团队一直在迭代和跨界学习,尽管CMC是从文化产业的人民币基金起步的,但是现在这支团队的气质、打法和思维模式,已经完全不像本土基金了。”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CMC资本创始人 , 董事长 , CEO黎瑞刚

专业性和学习能力,是黎瑞刚在采访中反复提到的名词,“就我个人而言,对新人的选拔标准就是看专业度。CMC从一个带有国企性质的文化产业基金,到今天转变成一个同时管理人民币和美元基金、覆盖文娱、科技和消费三个领域的纯市场化投资平台,能够招募到华人圈子里最优秀的一批投资人才,吸引到全世界顶级的投资机构成为我们的LP,投资到最优质的公司成为我们的被投企业,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CMC团队专业性的认可。”

凭借着优质人才的持续引入和管理团队的新陈代谢,CMC资本先后投出了B站、饿了么、猿辅导、快手、爱奇艺、满帮、高思教育、美菜、蛋壳公寓、网易云音乐等一大批“跨界”明星项目。

“投满帮之前,我们没投过物流;投美菜之前,我们不知道传统农业是怎么回事;我们每投一个新领域,都会去学习、交流,然后布局、迭代、步入新领域”,陈弦表示,“前期的确会很辛苦,但一旦打进去之后,会有很多延展,整个行业一下就打开了。”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CMC资本合伙人 , 首席投资官 , 投资委员会成员陈弦

对于教育行业持续不懈的研究和投资,就是CMC资本打开新行业一个鲜明的写照。从2015年投资第一个教育项目猿辅导开始,到2017年投资的英语流利说和高思教育,再到2018年投资的掌门一对一,团队对教育行业中各个细分领域进行了持续的行业调研、挖掘、追踪,命中了一家又一家教育行业的“潜力股”,今天这些公司都已经成为行业的翘楚。

多行业的齐头并进,也让CMC资本在2019年又相继斩获了叮咚买菜、保险师、奈尔宝、扩博科技、完美日记等优质项目。

“但CMC也不是盲目去选择新行业,而是有一条逻辑主线,那就是专注在科技赋能、有数据支撑的平台型公司”,李川对融中财经表示——这位电子工程专业出身,沃顿商学院毕业,拥有多年的技术背景的CMC资本合伙人,目前重点关注CMC资本在科技和传统媒体领域的投资。

“以保险师为例,作为一家国内领先的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及线下保险经纪代理公司,我们看好保险师通过科技赋能实现保险代理人的展业效率提升。公司目前已经网罗了约80%的业内活跃代理人”,李川表示,“我们持续跟踪公司长达2年时间,学习、研究整个保险业态和科技助力下企业的潜在增长空间,当捕捉到业务加速拓展的转折点时就及时出手。”

在他看来,现在各行各业中的技术驱动越来越明显,媒体也不例外,“像爱奇艺和快手能够做到今天的市值和体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靠技术来颠覆传统媒体。”

事实上,在科技的加持之下,文娱行业的范围也早已拓展到各个领域,“比如说快手和抖音,到底算是娱乐行业?互联网行业?还是消费行业?有时很难区分,我们投的一些公司,可能既做内容也做消费,既有线下店又有线上平台,投过几个这样的项目后,就很自然从文娱跨到科技和消费领域了”,陈弦表示,“各个项目具体的产业链会不一样,这方面需要靠我们专业的投研优势去开路,但行业间彼此的投资逻辑其实相通的。”

“我们并非刻意跨界,一切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对此李川坦言。

2018年,CMC资本在媒体和娱乐行业投资项目的所占比例由2017年的三分之二下降至一半以下。

“今年这个比例还会进一步下降”,黎瑞刚表示,“目前媒体和娱乐仍然是我们关注的重点领域,但从投资比重来看,已经降到了四成;在另外的六成里,科技与消费类的公司已经各自占到一半”。

从一枝独秀到三路并进,完成了从1.0到2.0蜕变后的华人文化,更名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

2018年,在经过谨慎的内部讨论后,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中文名正式变更为“CMC资本”(CMC Capital Partners),即便是英文名称也仅保留CMC三个字母,不再展开解读。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CMC资本合伙人 , 首席运营官 , 投资委员会成员李伟才

“尽管现在文娱投资的大环境不好,但CMC也不会离开”,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李伟才表示——在加入CMC资本之前,他曾在新加坡淡马锡旗下的兰亭投资负责投资工作,并主导了CMC资本与全球最大经纪公司CAA的“联姻”,目前重点关注CMC资本在线下娱乐、新经济等方面的投资。

在他看来,文化产业依然是CMC资本重要的“基本盘”。

“文娱市场的重工业化发展并非直线方向,会有阶段性波动,现在的艺人薪资管制等调整,其实是为了让整个行业有更清晰的游戏规则;CMC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会用足够的耐心等待行业成熟和规则清晰化。”

复盘CMC资本:中国最具“国际范儿”的文娱基金

CMC资本,即黎瑞刚于2009年创办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至今已有10年的历史。

这十年中,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宏观周期的调整,到文娱的井喷与退潮;从本土创投的崛起与两极分化,到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的此消彼长——资本与商业的交织下,使这段波诡云谲的商业史更显魅力。

2009,曾在中国PE/VC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0月30日,在创业板的钟声中,多年来苦于退出无门的中国本土PE迎来新生,从此人民币基金的募投管退全链条被打通。

此时任职SMG总裁的黎瑞刚,在无意中看到天津渤海产业基金挂牌的消息,“人民币可以做基金”让他看到了扩大文化产业格局的突破口,便毫不犹豫的申请设立了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这也成为在国家发改委备案的中国第一支文化产业专项基金。基金发起方为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上海东方惠金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上海大众集团资本股权投资有限公司和招商局资本。

CMC资本正式登上了巨头林立的中国PE舞台。

基金的实际运营是从2010年开始的。险资开闸,社保再下注,伴随着创业板利好的持续发酵,PE行业得以飞跃式发展;CMC资本出手的第一个项目便是行业内的大手笔——从美国新闻集团手中买下了星空传媒的控股权。

不同于其他领域,文娱产业投资属于强监管,涉及意识形态的因素较多;又因为属于轻资产,文娱项目往往在财务模型风险评估上也非常主观,外行很难看得明白;而作为曾牵头主持了上海大小文广的重组改革工作,担任过上海市委副秘书长、上海市委办公厅主任的“最年轻媒体总裁”,黎瑞刚在这方面的优势可谓得天独厚。

“在这个行业里,黎总是极少的同时具备以下各种专长的人”,陈弦表示:“第一是产业能力,懂业务,懂产品,有资源;第二是管理能力,能带领团队打仗;第三是对政策环境的理解;第四是专业能力和行业地位在国际上被认可。”

这场收购让华人文化一战成名。

新生的星空传媒一扫之前颓势,重新焕发生机;其下辖的灿星制作先后推出了《中国好声音》、《出彩中国人》、《蒙面唱将猜猜猜》、《这!就是街舞》等节目,数次引爆中国文娱市场。

随后,CMC资本与美国“梦工厂”合作建立“东方梦工厂”、同时成立上海翡翠东方传播有限公司,逐渐在文娱投资领域崭露头角;而在大洋的另一端,中国经济孕育出的巨大潜能,同样吸引着海外投资人的目光。

在与一系列海外项目方的接触中,黎瑞刚敏锐地看到了美元资本的跃跃欲试,萌发了创立美元基金的念头。

2014年,CMC资本完成了规模为3.5亿美元的首期美元基金募资,出资方包括国际知名的主权基金、母基金,以及部分跨国企业和行业领袖。

美元基金的第一个项目,CMC资本瞄准了全球顶尖娱乐影视技术及应用系统提供商IMAX——彼时中国的电影票房市场正以高于30%的复合年增长率激增,各级院线对电影屏幕的需求持续放量;黎瑞刚作为这家美国上市的加拿大公司将中国业务拆分成立IMAX中国的幕后推手,在成功入股后,开始在电影拍摄、制作、放映、高端家庭影视娱乐系统等领域与其展开全面合作,一路协助公司扩张在中国的业务版图。

2015年10月8日,IMAX中国在香港挂牌上市。仅一年多的时间,CMC资本便斩获了超过4倍的投资回报。

经此一役,这只年轻的美元基金开始引起越来越多全球顶级LP的关注。

“这是世界上第一例纯美国上市公司把中国业务拆分出来,拿到中国(香港)的股市里上市的案例。我们协助IMAX中国从硬件设施提供商转型为电影投资公司,IMAX中国帮我们满足了用户对娱乐体验的需求。”在李伟才看来,这是双赢的结果。

2016年,全球最大经纪公司CAA从多个渠道主动找到CMC资本,商议战略投资及合作的可能性。

如果一句话来解释CAA的江湖地位,那就是“感谢CAA”是每年好莱坞颁奖典礼上,超半数嘉宾获奖感言的开场白。

这家成立于1975年的全球最大经纪公司,几乎拥有了好莱坞近一半的一线明星,如汤姆·克鲁斯、乔治·克鲁尼、茱莉亚·罗伯茨、布拉德·皮特;旗下签约导演包括斯皮尔伯格、李安等等;除此之外,他们的作品占据历史上全球票房前10名电影中的7部。

CAA甚至一度拒绝与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进行合作,但却向CMC资本抛出了橄榄枝。

最终,CMC资本入股CAA,黎瑞刚出任美国CAA董事;CMC资本与CAA共同组建合资公司—“CAA中国”,对中国艺人和体育经纪以及营销业务的开拓达成合作计划。

这被看作是CMC资本“中西合璧”的巅峰之作。

“这是非常典型CMC的案子”,李伟才对融中财经表示,“CAA看中了CMC在中国掌控的文娱行业资源,其中包括对监管政策的把控以及与政府沟通的能力;而CMC通过投资CAA,给国内资源带来一些商业机会,同时也推动了国内产业链的整体提升”;在他看来,这笔投资“即使仅从财务角度来看,也有着无限可能的回报。”

“这类案子,如果没有独到产业背景和资源是做不来的”,李伟才坦言。

截至目前,CMC资本旗下在管基金包括三支美元基金及两支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规模逾200亿元人民币。

在被问及CMC资本为何能成为“中国大陆最受美元LP青睐的文娱基金”的时候,李伟才认为这首先得益于双方需求的互补。

“拿国外LP举例,他们除了要求基金产品的财务回报外,也有自己的诉求,比如想要更深入的进入国内项目中,就需要依赖我们的尽调,以及对行业的深入理解;其次他们会看重CMC的团队和平台,行业内只有一个黎瑞刚,他在监管政策上的理解和把握,是CMC的一个独特资源,这是我们能从产业走出来的一个优势所在,也是和其他基金最大的差异化。”

“其实从去年开始,很多LP就已经把我们定位成一线基金了,他们也不认为我们是一个小基金”,陈弦坦言,“我们的很多项目LP都会跟投,这种信任也是CMC的一种价值体现。”

根植文娱,扩疆科技、消费

“一条”是CMC资本跨出文娱的案例之一。

“一条”创始人徐沪生曾任职《外滩画报》主编,也是《第一财经日报》的创刊成员之一,而这份报纸正是属于上海文广(SMG)旗下——作为前领导,黎瑞刚对徐沪生可谓十分了解。

此时的一条,商业模式也已日渐清晰,即以生活类短视频的方式变现做电商。“它不单是内容电商,更多是以内容作为手段,把中产阶级用户圈层圈出来,给他们做商品推荐。这在电商里面非常有特色,同时和CMC资本的资源也可以有多方面结合”,陈弦对此评价道。

2016年,在双方经过多次接触之后,最终CMC资本决定投资一条。

如今,一条的月销售额已经从最初的几千万到过亿,实现了比较平稳的增长。

电商试水的成功,让CMC资本开始将投资的目光转向了更多“科技赋能”项目,也正是在那时,黎瑞刚对CMC资本的投资方向进行了重大调整,做出了“重点关注有数据支撑的平台型公司”的前瞻性布局。

美菜和蛋壳公寓是CMC资本在这一阶段的代表性项目。

2018年1月,CMC资本对美菜E轮进行了投资。而在此前,团队已经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在前期调研上。

“很多人对技术赋能有误解,觉得用技术改造传统行业,重点在于技术,但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李川表示。

从华人文化到CMC资本:老牌“文娱帝国”的科技雄心

CMC资本合伙人 , 投资委员会成员李川

“投这类项目,我们不会首先考察项目的技术含量,比如这家公司有多少程序员,多少产品经理;而是要会先对现有的产业链、供应链情况做摸底;只有理解了产业链,才能理解技术的意义。换句话说,如果未来把这个生意从线下搬到线上,能对整个行业带来哪些效率提升,这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与投文娱非常不同,科技和消费项目都要做大量的前期基础工作”,李伟才回忆道,“整个团队从晚上10点就要守在仓库了,因为下单是11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7点第一批菜品送出,整个流程都需要考察。”

“想要了解整个产业链上的环节,这个工作必须做,包括我们投资满帮,团队还去物流园待了好几晚,如果不是跟那些货车司机直接沟通,只坐在办公室里,是不可能理解满帮给他们带来的价值的。”

创立五年,估值70亿美元,成为行业内独角兽,美菜的成功让CMC资本在消费这个赛道上站住了脚跟。

与其同时,随着整个用户业态的变化,城镇化人群的居住需求成为消费升级下的新趋势。

链家研究院院长杨现领曾在《租赁崛起》报告分享会上指出:“预计到2030年,中国租赁市场规模,将从现在的1.1万亿元,增长到超过4.6万亿元。”

与日俱增的租房需求,政策的利好频现,都预示着这是一个万亿级别的巨大市场。

在看到长租公寓这一风口后,以大数据+互联网模式提供房屋租赁服务的蛋壳公寓开始进入CMC资本的视线。

经过尽调和投资分析后,投资团队认为这个项目其实考验的是对“消费行为和需求的转变带来的红利机会。”2018年6月与2019年3月,CMC资本对蛋壳公寓进行了两轮连续投资。

新一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扩张速度也进一步加快,估值超过20亿美元。

如果说在最初切入科技和消费领域时,CMC资本是“以消费互联网的视角去看待科技,将科技看作是‘技术与产业的结合’的话,那么2019年,CMC资本的投资重点则已经拓展到了真正的硬科技领域”。

“硬科技的主要服务的是企业客户,To B的逻辑与消费互联网又有很大不同”,在李川看来,“硬科技会带来很多可能性,但最终一定要看应用场景。”

“在投资前要研究技术基础,落地场景处于什么阶段?是否已经到了拐点?用户是否大规模采用这个技术带来的产品?在B端,客户是否能够比较快的使用?技术胜出的可能性有多大?种种问题都需要投资机构做出专业的判断”——李川认为这些功课都需要集中精力去做,“毕竟是在学一个新的行业”,接下来CMC资本的投资团队会与外部研究机构合作,甚至会主动与专做硬科技的基金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CMC不投那些看着先进,但尚未被证伪的技术领域,而是更关注一些可被应用在各种场景里有商业模式的科技类项目”,李川表示。

在硬科技的垂直领域上,CMC资本看好的是一条“AI+场景”的赛道。2019年8月,CMC资本领投扩博智能Pre-B轮融资。

这是一家基于计算机视觉和智能硬件的人工智能平台企业,业务主要服务于零售和风电新能源领域。

CMC资本看中的是扩博在新零售方面的应用场景,即通过机器视觉技术监测货架及冰柜的库存变化、分析预测商品销售趋势,同时提升实体零售店的运营效率。

“目前可口可乐、宝洁、沃尔玛等世界零售巨头都在应用他们的技术”,李川表示。

在他看来,今天的消费行业变化非常快,线上销售的数据化基本已经完成了,而线下销售的数据化是未来零售行业一个很大趋势;“CMC正在为扩博制作一套综合战略方案,帮助企业在成长期内获得快速发展,这也是我们最擅长领域。”

“产业+资本”,生态赋能下的双剑合璧

乒乓球是英国人发明的,但这项体育运动,却经过几代中国人的不懈努力,在中国发扬光大, 并最终在世界乒坛大放异彩。

“产业+投资”模式虽非黎瑞刚所独创,但同样不妨碍黎总将这套“投资心法”发扬光大。

2015年10月,华人文化集团公司(CMC INC.)成立,并先后引入了腾讯、阿里、苏州元禾和万科等战略性股东,这一度被外界视为黎瑞刚打造“文娱帝国”雄心。面对当时影视行业粗制滥造、圈钱作品横行的现状,黎瑞刚对新平台的定位也很明确:公司要做好内容。

在这一理念的指导下,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先后打造出《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知否,知否》《大江大河》《都挺好》等众多现象级爆款之作,其旗下的“正午阳光”更是被誉为国产剧的“良心”。

“CMC资本是一个投资性平台,目的是为了财务回报,在一定期限内这个投资是要退出的”,黎瑞刚对融中财经表示,“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则是做产业运营和孵化项目,今天集团旗下很多优秀的内容公司都是孵化出来的;我们自己找到团队,然后给钱,慢慢帮他们成长起来,这是我们对华人文化集团公司的定位,主要是把资产规模做大,追求长期发展的战略诉求。”

在这一战略规划下,华人文化集团公司拥有一系列细分行业的头部公司和优质资产,除了正午阳光,还管理着若干潜力影视公司,也包括间接持股老牌的香港无线电视TVB。另外,直接控股具有广泛影响的财经媒体《财新周刊》和财新网、资讯短视频生产和供应商“梨视频”,近年来游戏业务也突飞猛进,紫龙互娱已经日益成为行业的佼佼者,以《Wallpaper》《T》《WSJ》《NYLON》为代表的生活方式媒体集群“栩栩华生”,以音乐剧、音乐节等现场娱乐为突破口的华人梦想、华人时代也正在全面崛起。

“我们在同一栋楼办公,信息互通,但又互相独立”,陈弦表示,“华人文化集团公司与CMC资本是姐妹公司,团队是完全分开的;但老板是一个人,很多资源是互通的,像我们投了很多消费类的公司,它打品牌做广告,我们会做一个资源上的对接。”

最具代表性的协作体现在2018年,华人文化集团公司成立华人文化演艺公司(CMC Live),对国内二十多家地方龙头演出公司的股权进行了并购,实现了对这一领域渠道和内容资源的掌控,而对于整合环节的配置,资源统筹和行业互补的赋能,又成为吸引华人文化演艺公司接受CMC资本的人民币基金作为最早的财务投资人投资公司的必备条件。

“产业+投资”的设置,为大规模的产业链布局增加了双保险。除了上市和并购,CMC资本投资的公司还有未来被华人文化集团公司收购的可能。这样既能实现CMC资本背后LP的顺利退出,也可完善华人文化集团公司的产业链布局。

事实上, CMC资本更愿意用“如虎添翼”来形容自己与被投企业的关系。

在陈弦看来,要投那些 “能力很强,但缺资源”的公司,然后“把最好的资源对接给它,帮它减少试错”。这种资源包括对产品、市场的理解、对行业政策的理解及一些对危机的处置方式。

B站就是这样一个经典项目。

作为一个聚集了大量年轻人的二次元文化弹幕视频网站,B站自2009年上线以来,在最初的日子里都是低调运行,没有受到外界很大的关注。之后的几年,市场有目共睹,B站形成了快速的业务扩张,而随着用户规模和社会影响力的与日俱增,这家独角兽开始越来越多地受到社会和监管部门的关注。

2014年和2015年,CMC资本先后两次投资B站,并在IPO前用另一主体华人文化集团公司对B站进行了注资;与之对应的,则是B站的政府公关体系的日臻完善。

“我们对中国监管环境的理解还是比别人更深刻的”,陈弦坦言,“我们会引导这些互联网企业如何更好地去理解监管体系,跟监管机构去沟通,在这方面CMC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在如今监管政策收紧的背景下,B站的政府公关意识已经非常强烈。

“我们经常会问自己,对于这些被投企业来说,CMC除了资金之外还能提供哪些帮助?和市场上的投资机构相比,CMC的差异化体现在哪里?”黎瑞刚对融中财经坦言。

“我们的团队会专门帮企业分析产品、分析市场、对接资源,甚至帮助他们调整战略方向,CMC在历史上有过很多的这样的案例,我们的过去已经证明,CMC不是一个简单的财务投资人,而是会全面参与到企业发展的各个重要的历史阶段。”

CMC资本的投资艺术:偏爱“充满争议的黑马”

进入2019年以来,随着一大批独角兽们纷纷破发,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开始认识到,相比于漂亮的“纸面富贵”IRR,凛冬之下的DPI才是货真价实的“真金白银”。

放眼CMC资本旗下的四只基金:人民币一期的DPI已超过1倍,美元一期的DPI也已达到1倍,其余几只基金的DPI在行业内稳居前列。“CMC投的这么好,市场里总有人觉得我们是有独门秘籍、有特殊关系,其实投资哪有那么简单”,李伟才笑着说。“CMC到今天已经接近十年了,当年黎总所熟悉的那个文娱市场,跟现在的文娱市场,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几年那么多的文娱基金都倒下了,CMC做到今天的成绩,绝不是简单靠黎总本人的政府背景和海外资源。”

事实上,若将CMC资本的成功归因于“含着金汤匙出生”,这种判断的确并不客观。

十年投资路,CMC资本究竟做对了什么?

我们不妨将时钟的指针拨回2011年。

那一年的10月,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刚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文件中首次明确提出将“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同样是这一年,中国的电影行业也正式迈入了“百亿时代”。国内市场观影需求的爆发式增长,银幕数量快速发展,地产大鳄和煤老板们大举进军影视行业,并由此开启了国产商业大片的投资风潮。

所谓时势造英雄。

在政策利好与投资环境的双重刺激下,仅2011年一年,中国大陆境内就有15支文化产业基金设立,总募资规模达381.5亿元,平均单笔基金规模达25.43亿元。

截至2013年4月,全国文化产业基金数量已达92支。这其中既有由财政部、中银国际、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等共同发起的、目标规模200亿元、首期募资60亿元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也有由湖南省财政厅、长沙市政府、达晨创投等牵头设立的、募资规模35亿元的湖南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基金。

相比于同时代的一众“金汤匙”,无论是从基金规模还是LP背景,彼时的华人文化均处于中游水平,一点都不突出。

然而就像毕业数年之后的同班同学,彼此的差距会越拉越大一样。

曾经的“中等生”华人文化,最终完成了自己的逆袭,成长为国内最成功的私募股权基金之一CMC资本。

这个重要的分水岭,便是2014年。

彼时,万达刚刚买下了美国AMC院线,华谊收购了国际领先的数字放映公司GDC;整个影视圈里,剧本+PPT的融资模式大行其道;弹药补给充裕的资本巨头们也早已不满足于在国内开疆拓土,各大峰会论坛之上,同行们探讨的主题大多是“中国资本逆袭好莱坞”。

文娱的繁荣最终演变为“虚火”,而透过这股“虚火”,整个市场也值处于一种极度扭曲的状态;一个概念,几个IP明星,一家公司就能够估值几亿几十亿,在市场上并购、融资、大幅敛财,逼的证交所不得不深夜发出问询函,要求某些公司“说明估值依据”。

在黎瑞刚看来,“这种状态很难持续下去。”

当整个文娱投资圈都在为“忽悠式重组”亢奋之时,CMC资本却果断将目光投向了“移动互联网渗透到娱乐传媒产业后产生的消费新业态”,把基金业务的边界向科技、消费领域迅速拓展。

待到当政策收紧、寒冬来临之时,高下立见。

“CMC的投资理念是一种长线思维,追求为LP提供长期的价值投资,而不是被短期利益所诱惑,我觉得这是必须要坚持的”,黎瑞刚如是说。

而在具体标的方面,CMC资本会重点关注成长期的黑马企业,尤其偏爱那些“当时看前景并不明朗、甚至有争议的项目”。

“CMC的重要投资策略,就是通过认知不对称来赚钱”,陈弦表示。

在他看来,如果一个项目90%的人说好,10%的人说不好,那价格就很透明了,估值会标得很高;但如果20%的人说好,80%说不好,那这是很早期的项目,有可能会赚大钱,但有可能会失败。

而CMC资本最为擅长的,是那些“50%的人说好,50%的人说不好”的项目。

“每次我们投资,总会有人有不同的观点,但这类项目才能考验出我们的实力。”

2014年,当B站的项目投资计划书放到了黎瑞刚的办公桌前时,与这匹估值近3亿美元的“黑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主营业务的“变现无门”,“当时公司几乎没有收入”。

“经过几次IC会,团队还是有犹豫,毕竟金额太大了,最终临门一脚还是靠的黎总”,陈弦回忆道。

在投决会的前夕,黎瑞刚和陈弦最后一次约见了B站的创始人陈睿,经过一番畅聊后,黎瑞刚最终拍板,并且连续三轮追加了投资。截至2019年08月,B站的市值已接近50亿美元,CMC资本的投资再获巨大成功。

“中国需要一个发挥用户才艺的、属于年轻人的UGC平台”,陈弦表示,“尽管当时B站没有探索出变现方式,但黎总认为只要社区文化沉淀下来,有了土壤,扩品类就成了很自然的事情,盈利便不成问题。”

B站如此,快手亦如此。

在CMC资本入局之前,快手的上一轮领投方是百度。

当时快手上下只有不到100人,产品日活2,000万DAU,投后估值20亿美元,公司同样没有收入。

百度的投资是战略性质,目的是希望快手做短视频广告,为百度的视频战略引流,对如何变现的考虑很少;当时百度铺了一堆人,研究怎么给快手开广告系统、上广告。

除了快手之外,CMC资本也看了美拍和秒拍(当时还没有抖音),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快手。

“虽然都是短视频,但平台之间的底层的逻辑不太一样;快手的内容分发是完全去中心化的,任何一个普通人,他上传的内容都有机会被别人看到;换句话说,快手用户感兴趣的不是内容本身,而是内容背后的人”,陈弦分析道。

“因此最适合快手的其实是社交变现,也就是虚拟物品和直播打赏,我们判断一旦开始做商业化,它的收入会增长的很快;而游戏和广告会更适合那些中心化的短视频平台,这些我们在尽调报告里已经做出了判断和预测。”

最终的结果,快手在CMC资本入局后果然选择了直播而非广告,百度也从战略投资者变成了财务投资者;在宿华看来,直播+短视频的模式更加符合快手“每个人都值得被记录”的价值观。

很多人没看懂的东西,CMC资本看懂了。

“成长期项目肯定会有风险,但我们做的就是风险的生意”,李伟才告诉融中财经,“一般来说,项目没有进入盈利阶段,不能以盈利为标准考量,这是CMC最擅长的领域;在选择标的时,我们会看底层逻辑、用户行为、商业模式及竞争格局。多维度结合,最后才会确定投资。”

而与明星项目“超级捕手”遥相呼应的,是CMC资本超强的退出能力。

在CMC资本投资的40多家企业中,目前已完成14个退出和8个项目的 IPO。

“每笔投资之前,我们一定会事先规划好如何退出”,陈弦表示;具体节奏上,CMC资本投资团队会根据考虑到企业的上市可能性及上市时间节点,综合目标行业、公司质量,在合适的时间点去投资布局。

在CMC资本的尽调报告中,有一页专门会被拿来写“如果将来被买,谁最有可能买。”

在对快手进行投资分析时,团队在这一页首先写下了“腾讯”,因为它是社交平台;第二家写的是阿里,因为具有电商基础。如今,腾讯投了快手,阿里买了饿了么,多个企业的战略退出一再验证了CMC资本的甄选能力。

“虽然这种分析不代表它肯定会被买,投资谁也不是为了把它卖掉,但如果和战略投资人有类似的选标的眼光,项目会有很大被收购的概率,这就需要对中国主流战略平台的业务布局、投资喜好有深刻认识。”

CMC资本会优先选择那些资本市场喜欢的项目,陈弦如是说。

事实证明,这正是CMC资本的强项。

“黎瑞刚”烙印下的CMC资本:一切刚刚开始

复盘CMC资本的辉煌历程,一路走来,黎瑞刚坦言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成就感。”

“很多与CMC同时代的基金,都是从老牌基金团队里出来的合伙人;而我们是从零开始,我本人之前也不是投资圈里的,能走到今天,只能说我们确实还做得不错,但是你要说非常的成功,我觉得谈不上,真的是谈不上。”

日本的“经营之神”稻盛和夫曾经说过:经营者的头等大事就是要“保持谦卑”,他把这句话作为京瓷的经营口号。

蒂姆菲利斯在《巨人的工具》中也提到,傲慢的领袖会指责别人的失误,为自己找借口;而谦卑的领袖则会首先把责任归于自己,功劳归于团队。因此高层在海豹突击队在训练时,会故意让任务失败,以测试指挥官们回来之后的表现。

在CMC资本团队的眼中,黎瑞刚显然具备这种“决策者的谦卑”。

事实上,CMC资本的决策非常民主化。

“团队放权很充分,包括我们几个合伙人,平时与黎总的讨论都是完全平等的,我觉得这还是源自CMC的一个很开放的环境”,陈弦表示。

“合伙人这个名词本身就意味着平等”,黎瑞刚表示,“基金这个物种起源于欧美市场,演化了这么多年,最终采取这样一种组织架构形式,而不是用公司的形式,我认为这才是风险投资的内涵。”

超人的勤奋与学习能力,是CMC资本团队对黎叔的另一个评价。

“黎总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做决策人,”李伟才评价道,“他总是亲身去了解行业,在CMC这个平台里面,不管你是合伙人、总监,还是黎总那个级别,都要冲在一线,每个人都非常用功。”

“CMC的文化,就是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开放的心态。因为市场在变,我们不可能一成不变,都要随时去接受变化,接受新的方向。”

文化是基因,也是起点。即便不断迭代进化,“黎瑞刚”的烙印依旧是CMC的灵魂。

作为多元化基金的缔造者和推动者,黎瑞刚的语气平静而谦和:“一个优秀的投资机构没有运气可言,要在大经济周期里细分化的研究具体行业的周期,用长线思维为投资者创造长期价值。而优秀的投资人是天生的,他会对产业、技术、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莫测性感到兴奋,面对市场的挑战会越挫越勇,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下,会以旺盛的生命力,发现闪光机会的存在。”

或许,这才是黎瑞刚之所以成为“黎瑞刚”的原因,也是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进化为CMC资本的秘诀所在。

来源:融资中国  编辑:刘晓风
频道推荐
要闻
"钰美芳华"等新兴中国品牌参展“2019中国品牌全国推介周”
今年是第三个中国品牌日。为积极响应 中国品牌日 的国家号召,近日, 2019 中国品牌推
财经
中国白酒海外市场增长显著 西方市场仍待突破
中国白酒海外市场增长显著 西方市场仍待突破
热门点击
莫文蔚不再举办大型巡演,未来投身歌舞剧
新京报讯(记者 杨畅)自去年6月在上海启程之后, 莫文蔚 一直带着绝色 莫文蔚 25周年
Copyright @ 2011-2019 www.cneinn.com 品牌财富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3号 E-mail:cneinn@163.com
百度统计